大神在线
财经 正文

王红英:期货市场从蛮荒时代到文明发展 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

本文来源:和讯财经 2018-07-03 10:16

  前言: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前总理李鹏1988年提出探索交易30周年。30载栉风沐雨,在一代一代期货人的坚守和奋斗下,我国期货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乱到治,从投机盛行到现在功能的逐步发挥、渐入佳境。“三十而立”,2018年,我国期货市场已经进入多元开放时代,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和讯期货特此以大型专题《》致敬期货市场30周年。

  由蛮荒时代到文明时代

  “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到目前为止,已经实现了从感性到理性、从蛮荒到文明的巨大变革。”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英(,)在接受和讯期货采访时如是说。

  服务实体经济 充分发挥期货市场功能

  自1990年郑州粮食批发市场以交易为基础,引入期货交易机制算起,国内期货交易距今已有近三十年的历史,王红英对和讯期货表示,总体来看,期货市场的发展与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相得益彰。

  期货交易本该以现货市场为基础,九十年代初期,全国范围内的交易所数量高达50多家,但其中有现货交割库的能够覆盖产、销地区以及贸易商聚集地的分布式库容非常小,交易制度不规范,市场投机性操纵行为层出不穷。随着政府部门对国内期货市场进行清理整顿,交易所数量逐步压缩成三家,市场交易才日渐有序。

  据王红英介绍,在证监会和交易所的领导下,各期货公司重点开发企业客户,使得先前投机普遍、庄家操纵,散户跟风的交易模式大有改观,以企业定价和风险管理为核心的期货市场功能日益凸显。

  从功能发挥方面来看,王红英表示,目前期货价格越来越对国民经济体系上中下游产业链起到定价作用。很多企业的甲乙方结算价格以交易所的现货月的收盘价为结算基准,并以期货市场价格为参考进行产业链原料采购和库存价值管理。此外,沪深上市公司中有287家有套期保值业务的公告措施,说明期货市场在主流的优秀企业中成为必不可少的风险管理工具。

  理性投资 优化市场参与者结构

  从交易主体来看,王红英提到,国内期货市场发展初期,主要以散户交易为主,投机氛围浓厚。参与者大多以以“一夜暴富”为投资动机,一旦风险事件爆发,其非理性心态暴露无遗,良好的市场秩序难以维持。这与投资者的结构构成,综合素质以及市场认识不无关系。

  经过三十年的发展,产业客户的参与程度正在加深,期货市场对机构投资者的吸引力也愈加增强,期货市场已经进入良性发展阶段。随着投教活动的日益普及,大多数投资者能够客观认识期货市场的本质,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受过良好的教育,对于市场风险的理解比较深刻,能够做到理性投资,不盲目投机。

  另一方面,期货市场的人才基础亦令人欣慰。随着从业资格认证制度的健全,目前期货市场有超过三万从业人员,基本可以满足市场服务需求。叠加金融混业经营的趋势日益明显,像银行、证券及基金等大的从业人员大多兼具金融衍生品的行业技能,为期货市场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人才基础。

  当然,长期来看,王红英认为,在 “”战略背景下,期货国际化征程已经迈出脚步,要在竞争加剧的全球市场立足,人才储备仍需进一步加强。

  王红英还指出,尽管近年来我国期货市场的投资者结构正在不断优化,但总体上以个人投资者为主的市场结构并未发生根本性改变,在我国期货市场中,机构投资者的参与度与发达国家相比依然有较大的距离和提升空间。

  创建法制文明 加快期货法立法进程

  无论是期货功能的有效发挥,还是市场参与者的理性交易,都离不开法制法规这一把保护伞。

  王红英指出,2000年以前,中国期货市场缺乏统一管理,一些表面上的规章制度实则大多是出于地方利益考虑,导致市场风险浮出水面。1999年,国务院发布《期货交易管理暂行条例》(2007年进行修订),该条例成为到现在为止维护期货市场有序发展的重要司法保障,市场恶意操纵现象受到打击,期货市场定价机制逐步理性科学。

  目前,人大财经委小组正在推动《期货法》立法,王红英表示,相信《期货法》出台将会为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引进全球投资者的参与以及相关的制度建设提供更进一步的保障作用。

  总体来说,王红英讲到,法制体系的逐步完善,将引领期货市场由蛮荒时代进入文明发展时代,助力中国期市更有效地融入全球衍生品市场。

  由中国价格到世界价格

  国内期货市场风雨砥砺三十年,期货成交量从1993年的890万手到2017年累计达30亿手,目前我国已上市期货品种有57个,市场规模不断增速扩容。随着期货上市,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期货市场迈出了国际化征程的第一步。王红英对此表示,对外开放的步伐还可以更大更快。

  他提到,现阶段,国内期市面临的巨大挑战就是如何将中国价格转变为世界价格,如何确定自身在全世界经济贸易往来中的权威性定价地位。

  针对这个问题,王红英提出以下三方面发展建议:

  加快期货新品种上市速度。广范围来看,现货贸易中类别总计有上千种,要想充分发挥中国期货市场在全球经济贸易当中的定价功能,需要进一步扩大期货品种覆盖范围。

  完善对外配套制度。虽然部分品种对外开放吸引了机构投资者参与交易,但是外汇管制外汇管制在资本项目里没有完全开放,难以扩大境外个人投资者基础。此外,相关的法制建设亦亟需针对性完善。

  适度去行政化,改善定价机制。王红英提到,国内部分(,)市场存在国家最低保护价等行政定价,致使市场化调节机制作用一定程度上失灵,这也是期货盘面上对应的农产品品种几乎没有交易量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这种情况下,相关企业也基本不会选择利用期货工具管理市场风险。要促进实体经济的资源配置优化,应考虑适度减少行政定价等干预措施。

  王红英介绍,期货作为一种重要的市场工具,其本质在于风险管理。中国经济发展正处于由传统经济到的过渡阶段,加之中美贸易争端不断加剧,在市场不确定性加大的环境下,期货工具对于投资者的资产管理尤为重要。这也是未来期货市场发展的趋势之一。

  他表示,财富管理是期货市场的非常实用的价值所在,一方面可以将期货本身作为投资标的物进行资产配置,另一方面可以借助期货工具对冲市场风险,比如,两年期上市可以帮助投资者对冲短期货币通胀。

  除此之外,在王红英看来,期货市场的另一大趋势表现为,全球交易场所的融合与合并。他提到,世界范围来看,交易所数量众多且综合水平参差不齐。商品定价的权威性只限于有限的特定区域,全球市场的定价体系变现混乱。随着中国商品期货功能日益凸显,期货市场的境外参与者比重加大,日后,有望出现不同国家之间各交易所的进一步融合。

  

(责任编辑:吴晓琳 HF106)

1 2 3 4 5 6

相关文章
24小时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