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在线
财经 正文

黄怒波:这个时代最棘手的大麻烦

本文来源:和讯财经 2018-06-24 21:49
黄怒波:这个时代最棘手的大麻烦,来了!
岛 君 说

  革故鼎新,中国进入新时代;行至深处,商业面临再出发。

  6月21-22日,“信任链-价值链”2018创变者年会暨第六届正和岛岛邻大会在北京盛大开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数十个商业热点话题,150位实力演讲嘉宾参与。

  在22日的闭幕论坛上,正和岛北京岛邻机构联席主席、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发表了主题演讲,黄怒波结合时下企业界的具体情况探讨了新时代下的企业家精神,阐述了自己对创变者格局的看法,并倡导企业家们回归于传统的学徒精神和手艺人精神。

  以下为演讲精编:

  口 述:黄怒波

  编 辑:夏昆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企业家是中国社会的新人

  今年大会的主题是创变者,我也看到刚才参与讨论的都是企业家,但就在昨天我准备这个发言的时候,听到了一个不同的观点,正是大家很尊敬的一个新加坡学者先生提出来的,也是对我们今天这个会有一点泼冷水的观点,

  他谈的是中国企业家为何缺少格局,他的观点是这样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似乎进入了一个企业家辈出的时代,有的人认为这是一个人人都可以把自己称为企业家的时代,一些人即使不是企业家,也认为自己具有企业家精神。

  以至于企业家精神可以说是一个用来描述当代中国社会的。

  他说当今中国的企业界涌现出不少企业家这是无可争议的,但和西方相比较,中国企业家的局限性是明显的,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大多数企业侧重于现有的技术应用,而非创造新的技术。当然这里面很存疑,刚刚大家也谈到了,我们现在的就是创新的。

  其次企业家虽侧重于内部管理方式外部商业模式的创新,但所有的这些目标,都是为了赚钱,为了赚更快、更多的钱。这个也要存疑,企业不赚钱是干什么的?我们如果能学,学掏大粪,我保证掏遍天下的大粪。

  他认为中国原创性的技术少而又少,总体上因为一些企业家缺乏强烈的使命感,企业难以提升自己,尤其是不能密谋革命性的变化。同时企业家自身也没有得到提升,仍然维持在唯利是图的商人水平。

  所以他说在个体层面,许多企业家仍然只关注自己的生存与发展,他们没有公共目标,对社会和国家也没有多少使命感。简单地说就是企业家缺少格局,有人说中国的商人赚再多的钱也仍然是穷人,这并非没有道理。

  当然郑永年先生有他发言的权利,也可以有他自己的看法。但是显然跟他以前对企业家精神的肯定有所差异,这是为什么呢?我想是因为他对整体的经济形势判断、对新时代的判断以及对企业家精神的判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那我的观点是什么呢?

  我认为改革开放能有3000年未有之大变局,就是因为中国社会出现了一代新人,这个新人就是企业家。

  就拿我自己来说, 1990年的时候我是中宣部的干部,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叫企业,也不知道谁是商人。只知道我只要在体制内活,我就能活的好,出去体制我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但是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它让一代新人的出现有了可能,这批新人就是企业家。所以我们就下海了,所以我们今天就能站在这儿来谈论我们是谁。

  现在无论是商人还是企业家都在这40年来获得了自己应该有的地位,我认为这就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最伟大的成就。社会环境鼓励了新人的出现,在这个意义上新人就是创变者。

  道德多元化是企业家面临的最大困境

  下面我们谈谈什么是创变者的格局。

  第一,大家也都注意到了前面演讲的企业家都很了不起,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每一个人都是感恩于这个时代。我现在也要讲一个例子。

  16、17岁插队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在农村煤烟中毒死了,过两天另一个女同学,她下工的时候扛着锄头在后头走,因为没人看着她,她滑到渠里淹死了。

  按说死就死了吧,这40、50年也该忘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一左一右恰恰就埋葬在我母亲的坟边,一点儿也不差。所以每一年我回去上坟也都给他们俩上。

  这都是次要的,最关键的是今天我在想,如果那时候我要是像他们一样死了,能赶上这么辉煌的年代吗? 所以,每次给这两个同学上坟的时候,我就在想幸亏我没死,赶上了这么好的一个时代。

  可以说我们怎么形容这40年都不为过,因为这是真正的3000年未有之大变局。

  所以我们都要感谢这样一个大时代,这个大时代给了我们做新人的一个机会。这也正是我们创变者面临的一个格局,这个格局是时代给我们的。

  第二,我们处在一个新的经济时代,一切都在变动。这个时代有点像在《共产党宣言》里提到的时代,马克思所提到的时代中一切固定的古老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尊崇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

  一切新形成的关系不等到固定下来就成形了,一切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的生活地位和他们的相互关系。

  马克思所说的时代实际上就是今天,就是40年后我们这样一个新的时代,所有的东西都被归零了。像我们这样传统创业的人,今天站在这儿,只讲过去,为什么?因为那已经过去了。40年后今天的新时代,一切都是新的。

  如果说过去讲企业家精神,是破坏性创新的话,那么现在破坏性创新已经成了经济发展的基本形态,不再是企业家的独特技能了,企业家的作用还有什么?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处在一个大变动、一切烟消云散的时代,处于过去的一切被清零的时代,处于一个要重新出发的时代。但这个时代给企业家带来的最大困境就是道德的多元化。

  有一个的社会学家讲现代社会的问题就是人类传统德性的根基丧失了。很多时候,我们也不再讲孔子不再讲儒家,不信这个主义也不信那个主义。

  这个社会当下就是这样的,因为进入现代以来,客观的非个人道德标准丧失了,人们的道德判断只按照自己的标准。

  比如你说是了不起的神,我说他是一个坏蛋,社会就是有这么一个评价,为什么?

  因为道德被多元化了,对任何事物都可以从自我所采取的任何观点出发,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他想成为的人,以及他所喜欢的生活方式。

  这种自我可以是任何东西,可扮演任何角色,采纳任何观点,因为它本身什么都不是。

  这种社会现实导致了道德的解体和道德的相对主义。它既使我们在理论和实践上丧失了对道德的明辨力,又让我们失去了判断和识别善恶的客观标准。

  在这样一个道德判断多元化的社会格局下,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有理的,觉得凭什么你有钱,凭什么我就该穷?凭什么你说他是坏人?我就认为他是好人,所以企业家不可避免的也遇到了很大的挑战。

  回归于学徒和手艺人精神

  再讲个故事,有一次我到去,在一个小镇看到一个铁柱子,那个柱子10几米高,刻了好个行业的人,有理发的,牧马的等等。我就问陪我的德国人,我说这个柱子什么意思?那个人看了一眼,他说这个柱子有故事。

  我说什么故事?他说这是德国手工业协会的故事,你看柱子上除了刻着各行各业的人还刻了一句话,那句话的意思是人人都是学徒,我觉得这句话对我很震撼。

  德国这个民族正因为一直秉持着人人都是学徒,永远是学徒的精神,才有了这个民族的今天。

  我们也希望新时代的企业家精神能重新回到学徒精神。如果我们永远有学徒精神,有不自满的精神,我们就永远可以从零开发,不怕任何时代的变化。

  前两天在北大有一个了不起的紫砂壶的大师给我们北大诗歌研究院捐了12把壶,价值千万,这位大师是家族的第四代传人,这已经让我觉得很震撼了,后来聊天时他说我就是个手艺人,这让我觉得更震撼。

  当我们动不动就讲大国工匠的时候,这位拥有四代紫砂壶技艺的大师却说自己只是个手艺人。

  紫砂壶的烧制起于南宋,到现在已经1000多年了,它技术越来越精湛,是中华民族审美的象征,但它是怎么传承下来的呢?就是通过手艺人精神传承下来。

  所以我想我们新一代的企业家精神,如果要适合这个时代的话,我们也要有手艺人的精神,永远打磨,不要自我满足。

  我们企业家应该成为现代经济的手艺人,我们经营企业不就是手艺吗?今天试错,明天要跟员工磨合,后天要跟市场发生变化,这就能看出你的管理手艺怎么样,你的判断手艺怎么样。有这种精神,你就永远不会满足。

  一个新的时代已经来临了,我们今天讲创变者,就是在探讨我们民族的方向,还有我们作为企业家的责任,正和岛的创变者们,企业家精神就是要是提倡学徒精神和手艺人精神。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正和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1 2 3 4 5 6

相关文章
24小时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