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在线
财经 正文

西咸空港的中国孟菲斯之梦飞向何处之一 金苹果”。

本文来源:和讯财经 2018-06-12 20:22
《调查清样》—撰文 | 文一刀
《调查清样》—撰文 | 文一刀

  今年的苹果疯了,不是那个叫爱疯的苹果,就是人们日常吃的那种水果,只不过苹果本身还是那个苹果,疯狂的是苹果期货。 6月12日,上线不到半年的苹果期货除1807合约外所有合约再封涨停,而上周五苹果期货6个合约刚刚跌停。

西咸空港的中国孟菲斯之梦飞向何处之一:金苹果?烂苹果?
  2017年12月22日,广受期待的苹果期货合约正式获批上线并在郑州商品交易所挂牌交易。之所以广受期待是因为从2005年至2016年,我国苹果产量从2401万吨增长到4380万吨,增长幅度达到82%。不仅产量世界第一,人均消费水平已基本达到了全球最高位,消费继续增加的空间比较有限,因此近几年苹果产业产销压力持续加大,显著影响到了产业和果农收益的稳定性。苹果期货的上市,将为市场提供价格信号和品质引导,能够有效指导果农调整种植结构,提升苹果质量,实现“优质优价”,推进产业的转型升级,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伐。

  陕西是全国苹果最大产区,产量约占全国产量的27%和世界产量的9%。因此新上线的苹果期货也是以直径80毫米、色度70%的陕西一级红富士作为标准,其最小交易单位是一手10吨,并以“吨”为单位来报价,最小变动价位为1元/吨,同时设有每天5%的涨跌幅限制。苹果合约的代码为AP,最低交易保证金为合约价值的7%。首批上市的苹果合约分别是2018年5月份、7月份、10月份、11月份、12月份交割的5个合约,基准价均为每吨7800元。

  苹果期货上线的第一年,一股罕见寒流便在清明前后袭击国内大部分苹果产区,山西、陕西、甘肃、河南、河北等地苹果均出现减产约40%的情况,嗜血成性的游资闻此信息立刻杀入苹果期货市场买涨获利。

  5月15日,苹果1810期货的成交额高达2528亿元,超过当天沪深两市成交额的1629.9亿和2151.2亿元。一个期货品种单日成交量竟然超过沪深两市股票各自成交量,这在近十几年来的期货交易史上算是头一遭,苹果期货成交量如此“疯狂”背后,是过去一个月这个新生的期货品种的大牛市。

  4月初以来,苹果主力合约1810期货价格从6500元/吨一路上涨至最高9235元/吨,短短一个半月期间,累计涨幅高达38.75%。近期,开始在高位大幅波动,导致的结果就是有人欢喜有人哭:赔钱的人说,这辈子再也不吃苹果,因为我已经把吃苹果的钱赔光了;赚钱的人说,我可以吃一个,扔一个,赚钱就那么任性。

  这是一场千载难逢的苹果衍生交易盛宴,陕西的相关产业也随之被搅动起来:5月22日,全球首单苹果期货仓单在陕西渭南市白水县盛隆果业交割仓库完成交割。5月23日,一辆满载20吨苹果的货车从陕西省洛川县旧县镇小韩村出发,运往霍尔果斯口岸,然后进入哈萨克斯坦市场,意味着洛川苹果走向世界的又一条通道被打开。陕西省苹果龙头企业的华圣公司也获批出口堪称世界上对食品安全要求最高的美国市场。

  然而,与正在上演的轰轰烈烈的交易行情形成反差的是,自去年5月落户西咸新区空港新城并声称要打造千亿级交易平台的“世界苹果中心”,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谁知道在捣鼓些啥”,其预计的“首年交易额将达到100亿元,收入约2.5亿元,税收约6500万元”不仅踪影皆无,在西咸空港新城投上十亿巨资打造、一直期待“世界苹果中心”入驻的“西北鸟巢”里,依旧上演着“空城计”,令人每每经过都似乎能感受到那一掷数亿却连个响儿都难觅的钝痛。

苹果衍生交易如此疯狂,西咸空港“世界苹果中心”却为何如此凄凉?在试图分析解答这一苦涩话题之前,让我们先将视线拉回一年前的那场弥漫着绚丽梦幻的活动中“吸吸氧”,因为接下来的心路历程将是一段跌宕起伏的忽悠。
  苹果衍生交易如此疯狂,西咸空港“世界苹果中心”却为何如此凄凉?在试图分析解答这一苦涩话题之前,让我们先将视线拉回一年前的那场弥漫着绚丽梦幻的活动中“吸吸氧”,因为接下来的心路历程将是一段跌宕起伏的忽悠。

  2017年5月31日,在西咸新区空港新城投巨资兴建的“西北鸟巢”内,世界苹果中心项目签约暨揭牌仪式闪亮登场。西咸新区空港新城、浙江新光控股集团、陕西苹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宣布联合组建“世界苹果中心”,打造千亿级的农副产品交易平台,强势开拓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将陕西苹果推向“一带一路”沿线。

按照空港新城的描述,这个世界苹果中心“将重点围绕农副产品交易、金融、仓储、苹果博物馆等等,对标芝加哥全球黄豆交易中心、阿姆斯特丹全球鲜花交易中心、广西全球食糖交易中心,通过构筑全产业链一体化集群式的发展体系,打造平台化、信息化、全球化的交易平台”。
  按照空港新城的描述,这个世界苹果中心“将重点围绕农副产品交易、金融、仓储、苹果博物馆等等,对标芝加哥全球黄豆交易中心、阿姆斯特丹全球鲜花交易中心、广西全球食糖交易中心,通过构筑全产业链一体化集群式的发展体系,打造平台化、信息化、全球化的交易平台”。

芝加哥大豆交易中心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旗下以期货交易为主的交易平台;阿姆斯特丹鲜花交易中心则是出量超过世界鲜花产量一半的现货交易平台,是国际高品质鲜花价格的权威基准。从空港新城“世界苹果中心”对标的这两大真正意义的世界级交易平台来看,其雄心壮志是何等辽阔,甚至还要剑指“世界苹果的定价权、流通权和话语权”,这些宏大愿景都让展示在宣传册上的“世界苹果中心”看上去俨然是一颗令人陶醉的“金苹果”。
  芝加哥大豆交易中心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旗下以期货交易为主的交易平台;阿姆斯特丹鲜花交易中心则是出量超过世界鲜花产量一半的现货交易平台,是国际高品质鲜花价格的权威基准。从空港新城“世界苹果中心”对标的这两大真正意义的世界级交易平台来看,其雄心壮志是何等辽阔,甚至还要剑指“世界苹果的定价权、流通权和话语权”,这些宏大愿景都让展示在宣传册上的“世界苹果中心”看上去俨然是一颗令人陶醉的“金苹果”。

  活动在一片歌舞升平中开始、进行、结束,唯一一点点的小阴影是主持人很不经意地问了声这个项目“会不会到最后出现雷声大雨点小的现象”。但这样的声音极其微弱以至于对此做答的经济观察员以一段很无厘头的语句作为回应:“市场的规模的扩大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它就像一棵苹果树一样,从播种到长成,到最后的开花结果,必须尊重自然规律”。谁也不知道这种回答与提问的关联在哪里,但估计也没有人真的在意。

  一年过去了,“世界苹果中心”果然没有出现雷声大雨点小的现象,而是在天雷滚滚后压根儿没有雨,翘首等待“世界苹果中心”及其首年100亿交易额的“西北鸟巢”像个呆头鹅般茫然孤立,作陪的只有环绕上空的那首“我等得花儿都谢了”。

  观察“世界苹果中心”的三家联手方,从名称上就能看出,陕西苹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不仅为发起方之一,同时也或为具体运营管理者,在其之下还掌控有8家关联企业,其母公司叫陕西苹果集团。去年温州商报曾刊登过一篇人物软文,题目是这样的:《杨细训:从温州走出的“苹果大王”》。文中以及其夸张的描述勾勒了一名叫杨细训温州苍南人西进入陕的经历。而杨细训便是陕西苹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系列关联公司的实控人。对“世界苹果中心”前世今生的剖析就要从这个“苹果大王”开始。

  “上世纪80年代,杨细训在上海从事印刷业。2000年他的公司跟陕西苹果包装有了生意上的来往,也开始跟陕西果农有了近距离的接触。善于发现商机的杨细训,于2003年在西安注册了陕西昌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率先在渭南白水县投资建设了亚洲最大的白水苹果物流中心,配套建设了白水苹果绿色生产基地,2009年9月,陕西昌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建立了‘陕西省苹果电子交易市场",温州商报文章称。

  接下来,该文称杨细训打造的这个平台是“集资讯、生产、包装、仓储、物流、商贸服务为一体,面向全球打造“陕西苹果”统一品牌、统一平台。目前交易规模达78亿元,是全国最大的农产品O2O交易平台、农副产品大宗交易平台之一”。

  不过,2017年10月陕西省农业厅关于公布2017年陕西省苹果优秀品牌优秀电商评审结果通告中显示的20个陕西省苹果优秀电商中,却看不到这家“全国最大的农产品O2O交易平台”。

这并不妨碍该文继续将杨细训掌管的陕西昌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称为“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果蔬企业”,并“具备年果蔬产销100万吨的能力”。
西咸空港的中国孟菲斯之梦飞向何处之一:金苹果?烂苹果?
西咸空港的中国孟菲斯之梦飞向何处之一:金苹果?烂苹果?
  这并不妨碍该文继续将杨细训掌管的陕西昌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称为“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果蔬企业”,并“具备年果蔬产销100万吨的能力”。

  2011年,陕西昌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陕西昌盛’)推出了一种金融创新产品——苹果仓单抵押贷款,合作方为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陕西省分行白水支行。

  仓单质押融资是一种新兴金融产品。根据我国票据法规定,仓单除了具有所有权凭证作用外,还可以通过背书转让的方式进行流通,从而作为一种衍生的金融工具使用。同样,仓单作为票据,存货人可以作为出质人与质权人订立质押合同,以仓单作为质押物进行融资,存货人在仓单上背书并经过保管人在上面签字或盖章,将仓单交于质权人后,质押权产生效力。

  陕西昌盛搞的苹果仓单抵押贷款及相关的苹果仓单质押运营模式是:由农发行白水支行提供贷款资金支持,在苹果生产环节和采摘季节先期支持贷款户30%的垫资贷款,再用入库的苹果仓单作抵押,出售苹果后首先偿还垫资贷款。陕西昌盛则在贷款资金支持下与果农、果商、冷库等相关方开展苹果收购、储存、销售业务,赚取服务费、差价等。公开信息显示当时双方合作授信约3亿元人民币。

  相较于传统的实物抵押、质押或者是第三人保证贷款,仓单质押融资很大程度上是对典型融资担保方式的突破,意在弥补企业与银行之间缺少资金流动平台的问题,但实际运作中因监管模式存在瑕疵而乱象频发。

  2014年6月初,青岛港地区被曝出发生大宗商品融资诈骗案件,涉案企业为青岛德诚矿业有限公司。该公司与四家不同的仓储公司分别出具仓单,然后利用银行信息不对称的漏洞,去不同银行重复质押以骗取贷款。据报道称,青岛当地至少有17家中资银行卷入铜、氧化铝等有色金属融资业务,而这17家金融机构涉足青岛港有色金属贸易融资业务的融资额在148亿元上下,其中进出口银行单家就在40亿上下,多家大行涉及金额都在10亿上下。2014年7月天津港石化产品融资欺骗案再次受到市场的关注,其手法也是借仓单质押实施。

  陕西昌盛的苹果仓单质押运营同样进行的不顺利,不久农发行白水县支行就因陕西昌盛公司拖欠其贷款未还为由将其起诉,请求昌盛公司归还1.62亿元贷款。陕西昌盛又提起反诉称,农发行白水县支行直至2011年12月31日才向昌盛公司发出通知,告知昌盛公司可办理1.25亿元贷款的支付手续,后农发行白水县支行仍未按承诺发放贷款,因此陕西昌盛反诉农发行方面要求赔偿上亿元的损失。

  苹果仓单质押运营的折戟也将陕西昌盛拖入官司缠身的境地,公开信息显示,包括中国信达在内的多家企业均将陕西昌盛诉至法庭以追讨债务。在陕西昌盛公司涉及的诉讼中有相当部分是该企业员工追讨薪资的劳动仲裁纠纷,相关执行裁定显示,官司打晚了的员工虽然赢了官司但已难以执行:“经查,被执行人陕西昌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名下土地已另案查封,现无可供执行财产”,裁定中大多如此显示。

一家名为迈夫诺达机械设备(烟台)有限公司与陕西昌盛因苹果分选设备买卖合同发生纠纷,为追讨款项,迈夫诺达公司甚至向法院提出要求对陕西昌盛实施破产清算,公开判决书显示其提出此种要求的理由如下:“基于双方当事人多次沟通所了解的昌盛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迈夫诺达公司认为昌盛公司的实际经济状况己经不具备支付全部[2013]中国贸仲京裁字第0224号裁决书所有款项的能力,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并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从而导致了其迟迟支付不出所有应付款项,故迈夫诺达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了针对昌盛公司的破产申请”。陕西高院最终没有支持迈夫诺达公司的申请,但陕西昌盛陷入的窘迫局面已可见一斑。
  一家名为迈夫诺达机械设备(烟台)有限公司与陕西昌盛因苹果分选设备买卖合同发生纠纷,为追讨款项,迈夫诺达公司甚至向法院提出要求对陕西昌盛实施破产清算,公开判决书显示其提出此种要求的理由如下:“基于双方当事人多次沟通所了解的昌盛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迈夫诺达公司认为昌盛公司的实际经济状况己经不具备支付全部[2013]中国贸仲京裁字第0224号裁决书所有款项的能力,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并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从而导致了其迟迟支付不出所有应付款项,故迈夫诺达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了针对昌盛公司的破产申请”。陕西高院最终没有支持迈夫诺达公司的申请,但陕西昌盛陷入的窘迫局面已可见一斑。

2017年,“败走麦城”的“苹果大王”重新注册了一系列公司,与西咸新区空港新城、浙江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联手组建陕西丝路农品科技有限公司,由这家新公司负责“世界苹果中心”项目整体运营,杨细训为陕西丝路农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兼总经理,陕西苹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其中持股29%。
  2017年,“败走麦城”的“苹果大王”重新注册了一系列公司,与西咸新区空港新城、浙江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联手组建陕西丝路农品科技有限公司,由这家新公司负责“世界苹果中心”项目整体运营,杨细训为陕西丝路农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兼总经理,陕西苹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其中持股29%。

  讲到这里,有关“世界苹果中心”的故事就先暂时止步了。这实在是一次令人疲惫而又失意的分析历程,其实也是项目招商引资前应该尽职完成的一点必备功课,这个看上去的“金苹果”是否会一步步成为“烂苹果”,眼下还需观察,但它作为西咸新区空港新城一个声势浩大的招商项目现如今的尴尬则折射出另一个问题:

  空港新城一直号称要打造中国孟菲斯,但如此能力下,中国孟菲斯的梦飞向何处?待续。—《调查清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调查清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1 2 3 4 5 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