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在线
热搜头条 正文

最后一个穿裙子的先生 谁是今年纽约时装周的大赢家

本文来源:大神在线 2018-06-13 16:31
Riccardo Tisci说,有很多人来找过他去别的品牌担任创意总监,但他拒绝了所有的邀请,“因为我现在很快乐,我愿意专心于纪梵希”。

核心提示:Riccardo Tisci说,有很多人来找过他去别的品牌担任创意总监,但他拒绝了所有的邀请,“因为我现在很快乐,我愿意专心于纪梵希”。

最后一个穿裙子的先生

最后一个穿裙子的先生

纪梵希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 图片来源:Chad Batka

上周五,在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的带领下,纪梵希在纽约时装周首秀,盛况空前。

表面上,这场秀的主题是宗教和"9.11"纪念,但坎耶·维斯特(Kanye West)和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的到场则使得主题的传达不那么明确了。

妮琪·米娜(Nicki Minaj)穿着一身豹纹装到场看秀,神似卡通人物兔子杰西卡(Jessica Rabbit)的真人版。朱莉娅·罗伯茨(Julia Roberts)则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套装到场,坐在后排的演艺圈人士有克里斯蒂娜·里奇(Christina Ricci)、科特妮·洛芙(Courtney Love)、黛布拉·哈里(Deborah Harry)、阿曼达·塞弗里德(Amanda Seyfried)、珍妮佛·哈德逊(Jennifer Hudson)和埃里卡·巴杜Erykah Badu,就连西班牙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也专程从马德里赶来参加这场大秀。

这些都不如秀场门口一位有些年纪的女士来头大,她当时声称自己是纽约州长库莫(Cuomo)的家庭成员 ,工作人员说:“我们不知道州长库莫的母亲会来,让她出示身份证件。”

所以,要想看到这位设计师的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过去10年间,Tisci 逐渐成为了他这代设计师中社交最广泛的,他的社交圈包括了奥斯卡竞争者、真人秀明星、顶尖艺术家、同性恋夜生活推广者、整过容的社会名流,甚至还有没有合法身份的模特们。

Nicki Minaj是前来看秀的众多名人之一。图片来源:Chad Batka

他注重多样性,这让他的追随者不仅是白人杂志编辑和潮人,还有一大批来自各种文化的人。

埃里卡·巴杜和维克多·克鲁斯(Victor Cruz)曾出现在Tisci的广告宣传中,Jay Z和碧昂斯(Beyoncé)是他的手机紧急联系人(在Met Gala也和他坐在同一桌),麦当娜(Madonna)和凯特·摩丝(Kate Moss)是他的旅伴,耐克(Nike)是他的合作伙伴(耐克最近刚刚雇佣Tisci先生为该品牌设计一条跑鞋线),LVMH的主席Bernard Arnault满面春风地坐在秀场前排。这场秀的艺术总监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在后台,她花了6个月时间策划这场秀,而且据观众中的内行说,这可能是在纽约举办的花费最高的时装秀了。

Julia Roberts参加纪梵希2016年大秀。图片来源:Stefania Curto

Tisci到底是如何赢得这些名流的爱戴和尊重的?他只有41岁,有着深邃的黑色眼睛,留着短发,说话带有浓厚的意大利语口音,常穿一身黑色T恤、黑色短裤和黑色皮鞋。

10年前,他还默默无闻,他的处女秀被评论家描述为“组织差劲而混乱”(《纽约时报》)、“自大狂妄而难以理解”(Style.com),他又如何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可能是因为他的星座吧,在时尚界,“星座”是最广为接受,并经历了时间验证的理论了。堤西是狮子座,他本人和他的好友都经常用他的星座来解释堤西的成功。

纪梵希2016年春季大秀在一个港口举行,这里可以看到911世贸大楼的遗址。图片来源:Nowfashion

他1974年8月1日出生在塔兰托,意大利南部的港口城市。他来自一个家境贫寒的地中海家庭,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上有8个姐姐。在他6岁时,他的父亲因心脏病去世。

直到今天,Tisci的姐姐们都是他秀场的常客,他母亲最近身体欠佳,才逐渐停止参加纪梵希的秀。如果母亲没能亲自来秀场(本周五她就没有出席),她一定会打电话来问Tisci有没有吃饭、有没有睡够、有没有感觉孤独。当然每次Tisci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没有,没有和没有。

在学校,Tisci一直不太合群,他崇拜罗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 和苏可惜与女妖乐队主唱Siouxsie Sioux这样的哥特偶像,而且已经开始计划离开南意大利了。

今年6月,Tisci坐在巴黎纪梵希总部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设计的沙发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我当时就知道,如果我留在那里,我会穷一辈子的。我母亲跟我说,‘你走吧,我了解你,等你回来时,你肯定会比现在更快乐,也更强大。’”

在17岁时,他离开了家乡前往伦敦。他在一家酒店做清洁工,晚上就在Trade、DTPM、Orange这样的Gay吧流连。后来他成为设计师安东尼奥·贝拉尔迪(Antonio Berardi)的助理,并因此获得了去伦敦最有名的时尚学府中央圣马丁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学习的机会。

他在那里的生活并不容易。因为有工作经验,他跳过一年级,却被同学当作“闯入者”。Tisci讲英语的口音很重,他说:“学校里的每个人都很讨厌我,他们经常弄坏我的储物柜,这就是它们告诉我‘欢迎来到时尚界’的方式。”

但这只让他开始更努力地学习。他说:“我是狮子座,我必须要付出更多。”

在毕业那年,Tisci开始为自己的大秀挑选模特,其中有一位名为玛莉亚卡拉·波高诺(Mariacarla Boscono)的年轻模特。玛莉亚卡拉·波高诺的经纪公司拒绝后,Tisci请求她仅仅以嘉宾身份出席。

玛莉亚卡拉·波高诺为纪梵希春季大秀试装。图片来源:Chad Batka

她说:“Tisci从来不会放弃。”

没过多久,Tisci就说服了她来拍一组试装照。波高诺来到他的阁楼,拍了照片,然后就一直为他工作了。

波高诺说:“最打动我的一点就是他不会停下工作,他深深为此着迷。他就像是梵高。我是处女座,但我的上升星座是天蝎座。时尚界有很多处女座,但处女座一般都比较内向和痛苦。而提西是百分之百的狮子座。”

不久后,Tisci在意大利品牌公司Ruffo Research得到了工作机会,这家公司曾经出过尼古拉·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ère)和索菲亚·可可萨拉齐(Sophia Kokosalaki)这样的设计新星。

2005年,朱利安·麦克唐纳德(Julien Macdonald)从纪梵希离职,Tisci被雇佣。于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从1952年起打造起这一品牌,并因给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和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设计裙子而闻名世界,但该品牌也经历过不少次低谷。

而Tisci来的纪梵希的第一个系列就在时装界投下了一颗炸弹。时任巴黎版《Vogue》杂志编辑的卡琳·洛菲德(Carine Roitfeld)回忆道:“他的设计有点太哥特了。当时的秀并不算成功,但却体现了他的个人风格。你可以看出来他非常有才华。”

之后,Tisci迅速发现了明星的价值,尽管他拒绝承认这是他社交策略的重要原则。“我并不是为了给明星设计裙子而设计裙子,我为我欣赏的人设计裙子。”

科特妮·洛芙就是其中之一,提西在2008年请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史蒂薇·妮克丝与天主教意大利家庭主妇混搭风”的长裙,之后服装造型师阿里安娜·菲利普斯(Arianne Phillips)打电话邀请Tisci为麦当娜2008年的世界巡演画几幅服装草图,随后Tisci为这位歌坛常青树设计了服装,两人还因此成为朋友。

他跟坎耶·维斯特也是好友,维斯特曾邀请提西设计他和Jay Z合作专辑的封面(饰满金色刺绣,非常纪梵希),之后选择Tisci作为它们巡演的合作总监。

坎耶·维斯特是双子座,而不是狮子座,但是提西仍然和他关系很好,并把他视为嘻哈年代的朋克偶像。2014年,坎耶·维斯特和金·卡戴珊邀请提西为他们的婚礼设计服饰,后来,他设计的一套婚纱登上了《Vogue》杂志的封面。

Tisci(中)和 坎耶·维斯特、金·卡戴珊,这两位的到来使得纪梵希大秀推迟了一个小时。图片来源:Elizabeth Lippman

此时,新闻媒体对纪梵希的怀疑已经全部烟消云散了。

纪梵希的母公司LVMH开始为其扩展独立店面,数字从2005年的十几家增长到了50多家。最新的店面几周前在纽约开张,是纪梵希的第57家独立店面。

零售商们也在增加订单。尼曼商场的肯·唐宁(Ken Downing)称,近期纪梵希的火爆单品包括黑色皮包、嘻哈风男士休闲服和装饰繁复的女性成衣。

2015年1月,朱利安·摩尔穿着纪梵希的银色无袖群站在了金球奖最佳女演员的领奖台上,这给Tisci又增加了不少曝光度。

摩尔说:“Tisci画了30多幅草图,每一幅都已经很精致了,很难从里面选出一件,以至于我们最后问他能不能做出三条裙子来让我从中挑选。Tisci同意了。当裙子做好后,他拜访了我在纽约的家,并且亲自为我试裙子,还帮我出谋划策。Tisci了解每一个他为之设计裙子的人,他是为人在设计裙子,而不只是为了这个品牌。”

最后,摩尔挑了两条裙子,一件穿去了金球奖,一件穿去了演员工会奖。至于第三条,Tisci把它扔到了废物篓。摩尔说,他觉得那条裙子太“浪漫”了。

几乎所有在Tisci社交圈子里的人,都曾有过通过提西认识另一位可能永远不会见面的明星的故事。阿布拉莫维奇说:“通过他,我认识了麦当娜和艾丽西亚·凯斯(Alicia Keys),他就像一块磁铁,每次你和他同桌吃饭时,桌上都会有模特、艺术家等等。” 在坎耶·维斯特和金·卡戴珊刚开始约会时,Tisci将卡戴珊介绍给了卡琳·洛菲德,之后卡戴珊就登上了其杂志《CR Fashion Book》2013年的封面。

几乎所有在提西社交圈子里的人,都曾有过通过提西认识另一位可能永远不会见面的明星的故事。图片来源:Rebecca Smeyne

Tisci的好友Ladyfag曾说:“他在没有父亲的家庭环境中长大,所以他在我们的圈子中扮演着一个长者的形象。”

现在,Tisci和他的明星朋友们的生活方式差不多。一年中的大部分时候,他都住在巴黎的公寓,这里被阳光沐浴,可以眺望塞纳河,房间里放着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的作品,以及吉奥·庞蒂(Gio Ponti)设计的家具。当他不在巴黎时,他就拖着装满黑色T恤和黄色American Spirit香烟的纪梵希箱子环游世界。

春假时他和凯特·摩丝、娜奥米·坎贝尔(Naomi Campbell)在里约热内卢,夏天他和坎耶·维斯特、时装摄像师Mert Alas和Marcus Piggott在伊比沙岛。

曾经Tisci打算和阿布拉莫维奇一起住在纽约,但现实并没有如计划所愿。2011年左右,他俩一起在纽约Sohu去买了一间别墅。阿布拉莫维奇打算住在楼下两层,Tisci打算住在楼上三层。他说:“别墅带一个花园和一个泳池,就坐落在纽约市中心。我很幸运能买下它。”

所以他们一起翻新了这里,搬来极简主义的意式家具。但是Tisci一直没有搬进去。他说:“我一直在四处旅游,我没有时间来住。”

一年之后,阿布拉莫维奇给他打电话,抱怨自己太孤独了。那栋别墅太大,而Tisci一直不在家,所以阿布拉莫维奇在附近买了一套公寓,把原来别墅的楼下两层卖回给提西。提西说自己还是没在那间别墅住过一晚上,但他的侄子侄女很喜欢那里。

那他在纽约的时候住在哪儿呢?他笑着回答:“住在美世酒店(Mercer Hotel)啊。”

酒店就在阿布拉莫维奇公寓几个街区外,他和阿布拉莫维奇也一直时好朋友,金钱并没有改变他们之间的友谊。

和他的名流朋友们一样,Tisci的日程表也和正常人完全不同。他总是在迟到,而且经常不停地改变行程,原定七月到纽约的行程改到八月又改到九月;原定周一的会议改到周二又改到周三,最后定到了周四。

在他时装秀的前一天下午,在纪梵希西切尔西街的店面三楼,人们用焦急的语气商量怎么对Tisci说“不”;二楼挤满了试装的模特和在缝纫机上忙碌的采风;其他人在咖啡间吃蛋挞和羊角面包。

而Tisci坐在一张巨大的黑色真皮沙发上,抽着American Spirit的烟。提西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时装周能快点结束,他就可以去和男友共度纪念日了。

“一个月了。”提西说,他们是在伊比沙岛相遇的。

41岁的年龄和事业上数不清的成就,并没有对提西孩童般的举止有任何改变。

首先,当他紧张时,他还会咬自己的指甲;其次,他不能好好坐在椅子上,而要蜷着躺在椅子里,好像总在等着一杯咖啡、一支烟,或是一个灵感。

他既是一个渴望妈妈关爱的小男孩,又是一个决定反抗前者的大男人。

他会设计一间维多利亚式的繁复拖地长裙,然后将它套在一位名叫Lea T的跨性别模特身上。他喜欢称自己最近的男士系列“监狱里的耶稣”。

上周,三个男模来他这里面试,其中两位有着健康的极受欢迎的长相,另一位就像是从拉里·克拉克(Larry Clark)的电影里走出来的一样:他肤色略深,面带红润,发色带有一丝橘色调。提西马上选了后者,他的原因是:“纪梵希本金应该带有一种危险性。”

近日总有流言说他要离开纪梵希,去一个更好更大的平坦。去年Frida Giannini离开Gucci时,大家都以为他会拿下这个职位。更有人在今年时装周时说这场秀不仅仅是一场周年纪念,更有可能是提西本人的告别。

《Vogue》美版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希望他能留下,她说:“对Tisci来说,纪梵希是一个绝好的平台。”

Tisci回应道:“这十年间,很多人找过我。当你做出些成绩时,就会有很多人来找。但我拒绝了所有的邀请,因为我现在很快乐,我愿意专心于纪梵希。”

试装结束后不久,Tisci抓起他的烟,往嘴里塞了一把坚果。然后和他的公关、一位穿黑裙子的女士和阿布拉莫维奇一起去了表演排练的地方。

Tisci问那位穿黑裙子的女士,“我们到哪儿了?”似乎是没看到面前的街道标牌。在排练处停留了几分钟,一批表演者前来问Tisci用希伯来语、阿拉伯语和拉丁语唱歌。Tisci仍然蜷在椅子里,这次真的面带倦意。排练结束后,阿布拉莫维奇和他一起走出电梯。

他们一起走向大街,阿布拉莫维奇对他说:“我们错过了佛教表演。你有几辆车?”

“一辆。”Tisci回答道,意思是阿布拉莫维奇可以和他一起坐车。

然后他们为一位表演者的衣服争论了起来。他说,“你不能让他穿裤子,他得看上去像土耳其武士才行。”

他摇着头回答:“我觉得应该看上简单一些,穿裙子会太奇怪了。”

外面正在下雨,但阿布拉莫维奇看过第二天的天气预报,所以十分乐观。每个和Tisci一起工作的人哦都市如此。

她说:“老天会眷顾我们的。今天在下雨,周六周日都要下雨,只有明天是晴天。这还有什么其他解释?是神在帮我们。”

Tisci点头表示同意。他有点起一根烟,和公关告了别,与阿布拉莫维奇一起迎接他职业生涯中最辉煌的24小时,天气晴好,星光熠熠。

最后一个进入秀场的是玛蒂尔德·库莫,纽约现任州长的母亲。(完)

国搜报刊综合界面网等稿件

1 2 3 4 5 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