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在线
热搜头条 正文

藏獒经济崩盘 流浪狗成灾的原因

本文来源:大神在线 2017-09-14 14:24
近年来,曾动辄售价千万的藏獒神话破灭,寄希于獒市捞金的人们逐渐抛弃了手中的藏狗。无家可归的藏狗游荡在寺庙、街道和村庄。它们袭击路人,传染疫病,猎杀家畜,甚至与雪豹抢食。

獒市

就藏区流浪狗成灾的原因,“雪境”组织在2014至2016年,在玉树、果洛等地进行过大量调研和走访。

尹杭表示,流浪狗的涌现,首先源于藏獒经济。藏獒本是藏狗繁育而出的物种。自90年代藏獒经济兴起时,养殖户便将部分繁育出的较差藏狗遗弃。而几年前崩盘的藏獒市场,更使得大量藏狗遭弃。

“雪境”组织发现,2013年是流浪狗数量猛增之年,也正是从当年之后,藏獒热彻底消退。更早的弃狗行为,大约始自2010年,那正是藏獒热开始降温之时。

其次,随着生态移民政策的展开,很多牧民卖掉牛羊搬入城镇。原本用于看家和放牧的藏狗也失去了存在价值。加之虫草经济的崛起,大量牧民长期外出挖虫草,家中无人喂养的藏狗便沦为流浪狗。

因藏民视狗为珍宝,不杀狗。很多人在弃狗时,会特意选择去寺庙周边,以期自己的狗能被僧众和信教群众喂养,致寺庙周边成为流浪狗重灾区。而那些被弃的流浪狗多未被绝育,它们聚集并交配,终致流浪狗数量井喷。

尹杭的调研得到刘铭玉的认同。在他看来,藏区流浪狗问题近年来始终存在,但其猛然爆发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藏獒市场的兴起和崩塌。

“藏獒通过不断转手来提升身价,价格一旦虚高,泡沫便会产生,等泡沫破裂,市场就会崩塌。”刘铭玉说。

谈及当年动辄上千万的售价,青海省藏獒协会秘书长周艺表示:“从哪方面讲都不值这个价,因为藏獒本质就是一只藏狗。”

周艺回忆,曾经的獒市一度相互炒作,各地频传藏獒售价上千万,引得大批商人赶来投机,甚至花五、六千万买藏獒、建狗场,也带动了牧民养狗。“雪境”组织曾走访玉树周边的村子,发现养狗户超六成。獒市最热的那几年,藏獒配种费普遍为三、五万元,名獒甚至可达20万元。有人掏不起配种费,便借钱或凑钱与人合伙。尽管配种并不意味着一定能产下藏獒,“但很多人都想赌一把”。

青海藏獒一直是中国藏獒的名片,尤以玉树藏獒闻名。当年玉树有几条出名的种狗,每天半夜就有人驾车领着自家藏狗排队等待配种。种狗每天被迫配种三次,常被累得“傻掉”。

也的确有人因养獒暴富。一夜之间,有养殖户在州里买了房和车,带上了大金项链。但在“雪景”组织的走访中,这仅是少数——“真正村里能致富的只有一两户,能卖出一两只藏獒。”

周艺也表示:“这比例不高,全玉树州搞繁育比较好的,也就二、三十人。”

獒市在欲望的怂恿下,上演着最后的狂欢。

再后来,獒市骤然崩塌,人们争先恐后地处理着自己手中的藏狗。仅周艺所知,投资上千万血本无归的商人,就有近百位。马可波罗笔下“体大如驴,奔驰如虎,吼声如狮,仪表堂堂”的藏獒,甚至沦为火锅菜。神话频传的獒市,终剩一地鸡毛。

在玉树,记者试着拨打了多家獒园的电话,皆提示为空号或停机。青海卓玛獒园表示,已关闭五六年了。青海雪山獒园负责人苏先生则称:“多少獒园都关了,我也一年多不做了。”

“目前青海专做藏獒繁育成规模的,约有二三十家,都是硬撑着。”周艺说,协会一度有三、四百会员。等四年前协会改选时,仅剩四、五十名家。目前,普通藏獒的售价为两三千元,良种獒为三、五万元,与国际均价持平。

“藏獒市场会慢慢回归正常。”

游荡在玉树杂多县山区里的流浪藏狗

出路

獒市还待回归,成灾的流浪狗却是更紧迫的问题。以领养、收容、抓狗和绝育等形式,政府和民间开始了行动。

救助者中,就有藏獒养殖户。

十多年前藏獒热时,玉树巴塘牧民桑周,也把自己的两三只藏獒卖出了好价。他曾一度以为可以靠藏獒迅速致富。后在兰州一个狗场见到活剥狗皮杀狗的场景后,他发誓再不做买卖狗的生意,并且要保护流浪狗。

现在,桑周夫妇全心全意地照顾着身边的流浪狗。他会去饭馆收剩菜剩饭,也有店家会定期送给他不好卖的碎肉和内脏,桑周收到后,会每天定时去不同地点喂流浪狗。有的流浪狗甚至会早早等在那里。遇上生病的流浪狗,他就带回家中打针医治。有狗死去了,他则为之念经超度,再带上山天葬。

今夏、秋两季,雪境联合爱心企业,在果洛州两度为当地兽医传授犬只绝育术,以期能改善当地包虫病及流浪狗灾害。以藏区流浪狗为主题,他们还筹划拍摄了纪录片《背弃藏獒》,试图唤醒更多人关注和改善藏区流浪狗现况。

白玉寺秘书长土巴介绍,今年3月,当地政府组织抓狗:“他们给狗打了麻醉,再用架子和车运走。”

本着怜爱生命的初衷,白玉寺与当地年宝玉则生态环境保护协会一起,用半个月时间,抓住了寺庙周围的500多只流浪狗,再号召周边群众自愿领养。为鼓励领养,每领养一只流浪狗,白玉寺赠予领养者一条铁狗链和部分畜牧局发放的防疫药品。在白玉寺的推动下,500多只流浪狗全被领走。

号召领养的还有夏日乎寺。去年8月和今春,该寺与班玛仁脱保护协会一起,先后将抓获的100多只流浪狗,送给经寺院号召后自愿领养的群众领养,同样赠送了狗链和狗粮。

夏日乎寺仁波切、班玛仁脱保护协会会长加阳东云介绍,白玉寺周围至少还有上百只流浪狗,也有数十位群众表明了领养意图,但继续捉狗却困难重重。

“首先是抓不住,第一次捉狗时,就咬伤了3个人。剩下的流浪狗更大,更凶。另外,之前班玛仁脱保护协会置备用于抓狗的网围栏和狗粮,就花了五六万。”加阳东云坦言,他不考虑将流浪狗集中收容,因为那样会使流浪狗失去自由。但若继续抓狗,协会的负担会很重。

由于流浪狗数量与收容中心资金的冲突,难免会发生狗吃狗的惨剧。一位对藏区流浪狗问题颇有了解的目击者称,曾在玉树州一家流浪狗收养中心见到,一只流浪狗叼着另一只狗掉了皮的后腿——“狗吃狗在大型的收容中心比较常见。”

“我们需要狗粮,希望外界能给多少给多少。”毛庄乡乡长东塔坦言自己压力很大,他所辖的毛庄乡流浪狗收容所正急需狗粮。

】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

1 2 3 4 5 6

相关文章